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高平围歼战:越军炸毁大坝拖延解放军,吴忠徒步70公里,杀进高平

2022-10-08 11:51:25 2276

摘要:在为期28天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当中,解放军打得最艰难,最激烈的一战,莫过于高平围歼战。此战,仅仅是负责从敌后包抄的南集团部队,一下子就出动了2个坦克团超过200辆坦克装甲车,一出手就直奔越南高平省纵深地带。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时任南集团总指...

在为期28天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当中,解放军打得最艰难,最激烈的一战,莫过于高平围歼战。

此战,仅仅是负责从敌后包抄的南集团部队,一下子就出动了2个坦克团超过200辆坦克装甲车,一出手就直奔越南高平省纵深地带。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时任南集团总指挥的吴忠将军,直接下车,手持冲锋枪,徒步指挥部队冒着越军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从中国广西布局关一路奔袭70余公里,杀入越南高平城内。

吴忠将军是解放军部队在交火区作战人员当中,军衔和职务最高、年龄最大的将领,越南当局获悉此情况后,恨得入骨,不断抽调越南太原、北浒等地的越军向高平反扑,结果中了解放军围点打援之计。

老当益壮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期间,解放军当中一共有3位开国少将奉命率部上前线。分别为原广州军区副司令欧致富将军,当时担任北集团总指挥;原北京军区司令员调任广州军区副司令的吴忠将军,时任南集团总指挥;原广州军区副司令江燮元将军,负责指挥55军和43军执行谅山战役。

这3位开国将军,可不是像许世友、杨得志将军那样,在交火区之外指挥部队作战,而是需要与麾下作战部队赶赴交火区执行歼敌任务,危险系数非常大。

原则上,当时解放军参战部队当中,师级以上干部,都是配有装甲车代步的,但在作战过程中,南集团部队面临的战场情况复杂多变,为了实现穿插战术的效果,时年58岁的吴忠将军,直接弃车徒步行军,成为了解放军战史上鲜有的战例。

这事要从头说起。1979年2月17日,42军麾下的124师、125师、126师和43军的129师作为南集团的主力部队,配属了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42军坦克团、43军坦克团一部,共计200余辆坦克装甲车,分别从广西龙州县水口关和布局关向西出击,直奔越南高平市南侧,意在切断高平市及北部19000余名越军南逃的退路。

越南高平省北部是一大片突入中国广西境内的区域,广西龙州县布局关所在的纬度线,低于高平市所在的纬度线,因此,解放军南集团的部队只要从布局关向西推进约70公里的路程,就可以直接将高平省北部的越军分割包围起来。

但整个越南高平省,都是丘陵纵横,河流湿地密布,道路少桥梁不坚固的状态。高平省北部的越军,只要采用炸桥毁路,扒开水坝这些阴招,就能有效挡住解放军的千军万马。

在开战之初,配属给126师的43军坦克团5连,充分利用坦克战车的机动性,甩开协同的步兵,长途奔袭30余公里,突入高平省石安县城(东溪镇)内,切断了越北4号公路,有效阻止高平市及北部越军向东侧逃窜的企图,也有效阻挡谅山和北浒省越军增援高平市。

解放军南集团部队行动之迅速,令越军上下震惊,眼看高平市的越军主力就要被解放军四面合围的时候,17日下午,越南第一军区命令驻守在石安县的越军独立营炸毁了班翁水库,试图以水代兵,迟滞解放军南集团部队的进攻。

班波河上的班翁水库大坝被炸,奔流而下的大水一下子就形成了一处长达800米,宽约400米的深度超过1.5米的水患区,沿着越南4号公路向西侧高平市进军的解放军南集团第一梯队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

在水障形成之前,以126师为主力的南集团第一梯队只有100余辆坦克装甲车成功渡河,后方搭载步兵、炮兵,运输粮食弹药的车辆,以及100余辆坦克装甲车都被堵在水障去后面。

越军的举动,大大出乎了吴忠将军的意料。后方补给物资受阻,南集团部队执行敌后包抄任务的难度增大,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当时正在南集团第一梯队当中指挥作战的吴忠将军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已经通过水障区的部队不准停留,继续前进。后方轻步兵迅速渡过水障区,辎重部队就地建立防御工事,等待增援。

为了鼓舞水障区前面的将士,吴忠将军率领南集团指挥部梯队渡过水障区,与将士们并肩作战,火速增援东溪城内的43军坦克团5连。

考虑到将军已经58岁了,随行的广州军区干部郭世荣为了保障将军的安全,调来一辆装甲车让其代步。

没想到,吴忠将军却说:装甲车这东西中看不中用,最管用的办法是军官与士兵同甘共苦,并肩作战。

在身经百战的吴忠将军看来,指挥员乘坐装甲车跟随突击部队作战,目标太大太显眼,反而容易成为敌人袭击的目标,与战士们并肩作战,不容易被敌人小股部队发现,反而更安全,这就是古人常说的“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于是,吴忠将军手持冲锋枪,戴上钢盔,跟在坦克后面跑步前进。

从班翁水库到东溪城区还有五六公里的路程,沿途不断有越军散兵袭击,尤其是在东溪城区东北侧约3公里的靠松山阵地上,此前43军坦克团5连为了完成突击任务,没有消灭驻扎在此地的越军,迅速向东溪城内发起突袭;吴忠将军此行危机重重。

吴忠将军拒绝乘坐车辆,遇到越军小股部队的袭扰就打,没有敌人就跑步前进;尽管将军年近花甲,但在行军过程中,毫发无损;长途奔袭数公里,还能保持体力,整个行军过程中,简直可以用健步如飞的词汇来形容,很多20出头的战士都没有他这么好的体力。

将军保持体力的秘诀

上了年纪的吴忠将军之所以还能像年轻战士那样保持充沛的体力,主要得益于毛主席于1958年提出的强军建议。

当时,考虑到解放军尚未完成机械化目标,广大将领在指挥作战过程中,还需要徒步行军,因此,毛主席建议,军中各级干部,不论是以前是否当过普通战士,除了身体确实患病者外,所有人都要下连队当兵。

师级以上干部,每年至少要在连队里当普通战士一个月;没有当过普通战士或者从未在基层工作过的干部,第一次下连队接受基础训练的时间最少要6个月。所有下连队当兵的干部,不许搞特殊,与新入伍的战士们同吃同住,接受相同的训练。

在此背景下,许世友、杨成武、杨得志、邓华这些开国上将,都以普通士兵的身份,每年接受长达1个月的基础训练;开国少将吴忠也不例外,在长年累月的基本训练当中,吴忠将军保持了一副健康的体魄。

越军中了围点打援之计

班翁水库大坝被炸开之后,东线兵团总指挥随即向南集团第一梯队增派了6个工兵团,但由于水障区水流湍急,预计后续部队要用2天时间才能顺利涉水。

为了防止高平北部的越军主力南逃,许世友将军命令被堵在水障区后面的辎重部队改走越南复和县通往东溪城的道路。而已经深入敌后的南集团指挥部梯队只有100辆坦克和1个团的兵力保卫,这让越南第一军区有了新的想法。

此前被43军坦克团5连5辆坦克阻挡在班波河高胜大桥南侧的越南北浒省一个混编师,由于损失不大,得知高平战场上有解放军大人物的情报后,已经轻装前进,迅速进入高平市区一带设伏,甚至是远在400余公里外的越南海兴省183团也要驰援高平。

在解放军三面包围的高平北部与越军打一场兵团级规模的大战,正是许世友这些首长想要的结果。为了打好这一仗,许世友将军一开始就投入了10万人的兵力,另有5万人担任预备队。

2月24日,南集团各部完成对高平市南侧实施包抄任务以后,为了抓住战机,吴忠将军未等北集团部队穿插到位,率部向高平市发起猛攻,于2月25日全面控制高平市区。紧接着,许世友将军对高平省北部实施了大规模拉网战术。

战至3月16日,解放军在高平省一带歼敌19000余人,原本驻扎在高平省北部的越军345师、越南特工20营、高平省军事指挥部直属567团及配属部队基本被全歼,后期增援高平的越军海兴省队183团这些越军部队被重创。号称越军“战胜师”的312师损失少部分兵力后撤出战斗。

由于吴忠将军敢于身先士卒,亲临前线率部冲锋陷阵,越南第一军区在明知解放军要在靠近国境的区域实施围点打援战术的情况下,仍旧不断向高平市一带增兵。

从宏观的角度来讲,灯蛾扑火是越军当时唯一能做的选择,因为不论是拼国力还是拼人力,越南都不是中国的对手。

在交战过程中,解放军是进攻一方,始终掌握战场主动权;越军采取固守阵地的战术。就算是越军参战兵力与解放军参战兵力相等、武器装备数量相等,解放军部队可以采取集中优势兵力和火力逐个击破。

在此背景下,越南黎笋集团唯有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袭击解放军一些高价值的军事目标,诸如守住一些战略要地或者刺杀解放军高级将领,才能挽回其惨败的局面。但解放军从来都不是吃素的,最终,越南在此次交战中颜面丢尽。

交战初期还公开支持越南的15个国家,在战后集体沉默,联合国安理会得以顺利做出要求越南从柬埔寨和老挝撤军的决议,越南黎笋集团拒不执行联合国安理会作出的撤军决议,因而被国际社会孤立。

参考资料:

[1]杨飞、王欢:新中国史上最年轻的开国将军——吴忠(上)[J]军事文摘2016(3):75-79

[2]曲爱国:百战将星吴忠[M]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

[3]尹家民:1958:30位开国将军下连当兵记[J]党史天地,2011

[4]李鹏:难忘1979(续)——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纪实系列之一[J]兵器知识,2004(12):6

[5]梁源灵:评越南从柬埔寨撤军[J]印度支那,1987(04):3-5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