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我26岁患绝症,徒步二万里,穿越无人区参悟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2023-05-16 02:41:57 310

摘要: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354位真人故事我是黎羽@行者黎羽,今年30岁,是一个徒步行者。近2年来,我孤身一人在路上跋涉,拖着重达三百斤的车子,行程已超过2万公里。徒步时,我每月大约花300元。这是我这辈子物质上最苦的两年,但却是我精神上最富裕的两...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354位真人故事

我是黎羽@行者黎羽,今年30岁,是一个徒步行者。近2年来,我孤身一人在路上跋涉,拖着重达三百斤的车子,行程已超过2万公里。

徒步时,我每月大约花300元。这是我这辈子物质上最苦的两年,但却是我精神上最富裕的两年。

我沿着徐霞客当年西南游历的足迹,穿过茫茫川藏无人区,现在距离红军长征终点吴起镇,只剩下几百公里。

典籍记载的徒步者有徐霞客、张骞、郦道元、唐玄奘等。他们千古留名是因为走的路多么?不是,是因为他们通过徒步,为中国的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今天,他们的名字仍然闪耀在历史的星空,我想向他们看齐。

出发前,朋友嘲笑我,就凭你?没有错,就凭我,我就是用这个身长不满五尺,体重只有41kg的身体,做成了自己想做的事。

(刚出发时,我把东西都背在身上)

1992年,我出生在广西与贵州交界的一个矿区。那里群山环绕,山清水秀。山区的孩子有野性。我从小顽皮,什么事情都敢做,性格倔强得就像山里的石头。

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一个人离开家,跑到森林里玩。所以长大后胆子也大,一个人在荒野一待就是一两个月。

父亲是煤矿工人,母亲打临工。我父母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勤劳,但小时候家里却是当地最穷的。没办法,父亲一病几十年,家里的钱都拿去给他看病了。

父亲是知青,曾当过高中语文和历史老师,书法和文学修养很高。他不同村里的其他人,整天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印象里,父亲永远都坐在书桌前。

(我的父亲)

父亲讲故事的能力超一流,无论什么样的故事到他嘴里,总能化枯燥为活泼,变腐朽为神奇。从小我就特别喜欢听他讲各种民间故事和山川名胜、文化历史知识。

由于父亲的启蒙,小学阶段我成绩很好。初中时,我语文和历史更好,历史一直保持全校第一。可惜偏科太严重,数学我最低得过三分,所以初中未能毕业就辍学了。

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对游历山川名胜充满向往。父亲是一位慈父,从没打过我,他是我见过的脾气最好的人。

与父亲相反,母亲十分严厉,而且脾气火爆。她不识字,也不给我讲道理,做错就打,奉行棍棒教育。

记得5、6岁时,一次母亲带我去邻居家玩。邻居给了我一块很香的米饼。我犹豫着要不要接的时候,母亲跟邻居说:“不用给他,我们家的饼多得吃不完。”

(我、姐姐和母亲)

母亲跟邻居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断给我使眼色,意思是叫我不要拿。我们家穷得叮当响,哪有这么好吃的饼。我禁不住诱惑,接过了邻居阿姨的饼。

回到家,一关上门,母亲一个大耳刮子就扇下来,我被狠狠地揍了一顿。这一顿打,使我从小养成了不敢随便拿人东西的习惯,即使是送的,也不能要。

现在做自媒体,很多粉丝觉得我过得很惨,给我邮寄东西或发红包,我一个都没接受,在平台发文也不开通打赏。很多人认为我是在装,其实这对我来说,是刻在骨子里自然而然的事。

受家庭影响,我倔强中带点自卑,青春期的表现尤为叛逆。我十几岁就离开了家,去外面闯荡。

(年少时的我)

每个男孩都有一个侠客梦。刚离开家时,我崇拜有江湖义气的人和事。在南宁流浪时,加入了当地一个小混混组织。

我白天玩游戏,晚上睡桥洞,幻想自己是现代大侠。在我流浪的几年里,南宁没有哪个桥洞,哪条街是我没睡过的。

后来,因为社团内部的分化斗争,我被逼离开。在社团时,我自学了股票相关的知识,在模拟盘玩了几年,成绩还不错。离开社团后,我开始炒股。

我炒股一开始赚了不少,心态就膨胀了,投入了很多钱,结果股票爆仓,赚的钱都还了回去。炒股使我学会客观、理性地的分析,但这游戏太枯燥,也太残酷,一点都不好玩。

2016年左右,我离开了股市,跑到广东打工。一年多,我辗转换过三个工厂。从手机生产线换到碎纸机工厂,最后在一个模具厂做冲床。

(旅行中走累了,歇会儿)

由于我没有学历,无论怎么换,都是流水线工人,工时长,工资低。在工厂打工的一年多,不知道是因为长期的作息黑白颠倒还是饮食紊乱影响。一场大病来得猝不及防。

2018年,我的身体突然出现问题,全身乏力,怕冷,还吐血。我离开广东,回老家治病。在医院做了一通检查,医生也找不出病因,诊断怀疑为绝症。

按医生的说法,药物只能延缓我的病症,假如一年后药物的治疗没有康复,病症会产生抗药性,就不必再治了。

住院期间,我反复思考,既然治疗也不一定能痊愈,为什么要把自己困在医院里。而且我也没钱。七天后,我从医院爬墙跑了。

从医院出来后,我坐在江边大桥上,吹着凉风,心想如果跳下去会不会好一点?回首我短短的前半生,我觉得活得很迷茫,所经历的事没有一件是如意的。

(在桥上思考)

如果真这么死掉,我会不会后悔?会不会遗憾?我在桥上想了很多,想起了小时候当一名探险家或者旅行家的梦想,我还有没做的事,还不能死。

于是,我没有从桥上跳下去,而是回了家。我决定再次出去闯荡。

我原本打算先从跑步开始,锻炼好身体再出发。结果才跑了七天,就把自己膝盖跑坏了。真是事与愿违!

膝盖坏了,暂时没办法远行。在家闲着无聊,我一个人就经常跑到附近的山里,每天面对着青山绿水或走或坐,游游逛逛。

一年下来,病情并没有恶化,精神上也发生了蜕变。山水自然洗涤了我以往的自私、冷漠。因为活得简单,我变得包容、容易感动,有了对大自然美的感悟能力,我想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

(行程中的我)

万万没想到,一场噩耗传来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2020年国庆,一场急病,突然把我父亲带走。这件事深深刺激了我。

父亲在世时,一直说等我长大了,我们父子俩就一起出去环游世界。

这些年,我长大了,但却是那样忤逆,不务正业。大家都认为我无可救药时,只有父亲永远看好我,支持我,给我信心。

现在,他躺在白布下,永远离开我了。我们说好走遍山川名胜,大山大河的约定,都没来得及实现。

父亲年轻时写过小说,入过作协。80年代两度进京代表广西去参加全国书法大赛。其实,父亲也渴望离开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大概是我八岁时,一次父亲生了重病,住院几个月。回家那天,我去车站接他。我发现他头发全部都白了。走在山路上,父亲突然问我:“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还会不会记得我的样子?”

(我的父母)

刷的一下,我的眼泪就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因为伤感流泪。以前我流泪都是因为被母亲打。第一次,我明白了感情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次,父亲真的离开我了。小时候回答他的那句话突然清晰地浮现,我想对父亲说:“我会永远记得你。”

所以,我不能让父亲从我的记忆里消失掉。我要带着父亲未完成的心愿,走遍名山大川,去认识父亲给我讲过的大山大河,用文字的方式,把父亲记录下来,这样,他就能永远存在。

父亲在世时经常告诉我,如果你将来想学写作,一定要深入到生活当中去。我觉得徒步,是最好的深入生活的方式。于是,在父亲过世后两个月,我离开了家,开始徒步。

(休息时我会看一些书)

重病和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我明白,人生无常,想做什么,就要下定决心去做。人生真的不长,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

2021年1月1日,经过充分准备后,我背着七、八十斤重的背包从广西南宁市邕江大桥出发了。我原本不知道该走什么线路,突然想起父亲讲过的徐霞客的故事,于是打算沿着徐霞客万里遐征路走。

万里遐征路穿行广西、贵州、云南等西南地区,是徐霞客一生中时间最长、行程最远的一次旅游。

在广西,徐霞客畅游漓江山水,考察阳朔溶洞。在贵州,他登白云山寻觅建文遗踪,顺白水河欣赏黄果树瀑布奇景,探访青岩古镇、盘州古城。

在云南,他环游滇池,泛舟茈碧湖,盘桓丽江,久驻鸡足山,撰写了丰富翔实的旅行游记《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滇游日记》等。

(徐霞客游记)

我选择从南宁市邕江大桥出发,因为这江边是当年徐霞客与挚友静闻法师诀别的地方。

刚出发时,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天,就这么凭着一腔热血出发了。一开始我把吃的、穿的、用的全部塞进大背包,背在身上。

当时我的身体还没适应,每天几公里走下来,都觉得很苦很累。 刚出南宁没多久,我的一个朋友也想加入,有人结伴,当然更好。

没想到,这兄弟吃不了苦,才走十几天,就打退堂鼓了。 兄弟虽然离开,但他的战备物资却留了下来。

我一个人没办法扛着100多斤东西徒步。就自己买材料动手组装了一辆手推车。

(我的“战车”)

但自造的车子经不起折腾,走到宣州城时,手推车架构折断,只好弃用了。我又上网选购了一辆奥巴马推荐的南瓜车。

有了车子,食物、饮用水的储存方便多了。背着背包时,我几天就需要采购一次。现在,米面基本可以储备二三十天了。

新战车差不多300斤重,是我体重的4倍多。从南宁到宣州到怀远古镇,广西境内的1400里,我推着车走了3个月,身体也慢慢适应。

不料,6月初,在贵州安顺,我又生病了,吐血。没办法,我只能停下行程。还好,病情没有更坏,但医院各种折腾却把我本就不多的钱,花得精光。

(安顺医院的检查单和药)

正当我为钱发愁的时候,在曲靖,我遇到了一位流浪大哥。这大哥来云南玩,遇到台风,证件和手机都丢了,暂时又不能补办。没办法,只能捡废品谋生。

开始遇到流浪大哥时,我还想帮助他,没想到,一聊天,发现我是遇到“土豪”。大哥最高一个月赚到几千元,才知道原来捡废品这么赚钱。

为了补充我已经不多的路费,我留在曲靖,跟着流浪大哥捡废品。捡废品虽然能赚钱,但要在城市和工地转悠,这和我出来的目标不一致。

正当我打算放弃时,我和流浪大哥他们走散了。因为没有联系方式,我找不到他们了。我没有继续在曲靖停留,继续上路。

11月到昆明,没想到,我又病了。医生怀疑可能是海拔变化引起的。这时,我有点动摇,考虑要不要结束徒步回家,毕竟我还不想这么早把命交代在路上。

(我精神很好)

可万里遐征路的圣地,山鸡足山就在眼前,放弃实在可惜。休息几天后,我决定继续赶路。

我在鸡足山停留了6天,四次探访鸡足山。探寻大理佛家第一名山的神秘,感受到了徐霞客当年的失望和无奈。

在鸡足山,徐霞客的仆人顾行卷款潜逃,他在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打击,大病一场。徐霞客走了一辈子,在距离长江第一湾五十公里外的丽江倒下了。他心心念念的长江源头最终没能看一眼。

2022年1月10日,我到达长江第一湾,这也是徐霞客万里遐征的终点。从广西到贵州,从贵州到云南,这6000里,我整整走了一年。

一年里,我曾经无数次在路上与徐霞客相会。我走过他当年踏过的泥泞,看过他眼中看过的风景。

在过去一年里,我们并肩同游。这千山万水里面的感情,我独自咀嚼,心领神会。

(好久没吃青菜了)

2022年1月11日,我从丽江出发,开始重走红军长征路。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选择这条路线。

这是巧合,也是命中的因果。徐霞客遐征路的终点就是丽江,而丽江石鼓镇的长江第一湾正好是贺龙将军长征路的重要一站。

父亲从小就一直跟我讲红军的故事,贺龙将军两把菜刀的故事更是倒背如流。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贺龙特别崇拜。

我在石鼓镇找到了贺龙将军当年长征的作战指挥部。一间小小的农家房子,很简陋。当年贺龙将军就是在这里指挥巧渡金沙江。

八十七年过去了,小院子还在,而且还住着人。院子里腌着咸菜晒着萝卜,这跟我从前见过的历史纪念馆都不一样。

(贺龙指挥部)

现在,我来到了英雄故事的源头,我有资格去给我父亲讲一个更好的贺龙将军的故事。但是却已经没有机会。多种念头交杂在心头,我流下了眼泪。

从石鼓镇出发,我选择的是当年红二方面军走的一段路线。从云南出发,经四川、甘肃、陕西,行程1.4万余里。

这段路多山区,山高路陡,虽然风景优美,但气候环境恶劣,而且,要经过多个小型无人区。最危险的一次,差点把命交代在川北。

2022年3月走到稻城时,夜里我睡在稻丁机场旁边的石子河边。第二天一早,发现自己被困在大雪里,雪最浅的地方已经到了小腿,深的可以达到膝盖。

在稻城被雪困了一天一夜,还好我当时有牛棚挡雪。虽然冷,但没有危险。但几天后在无人区喜鹊海,却差点把命交代了。

(雪地露宿)

4月12日,我进喜鹊海时已经是傍晚7点多,天开始下雪。苍茫大地间,只剩我一人独行,一开始我觉得很有意境,还在荒野引吭高歌。

雪越下越大,越下越急,这时我才记起这是在无人区,而且,海拔还有4400多米!低温加上高原反应,很快我出现了幻觉,呼吸不畅。

更糟糕是,我眼睛看不清东西了。最要命的,我撘帐篷还没有搭。在大雪漫漫的旷野,没有遮蔽,不是被埋,很快就会冻死。

一年多锻炼出来的求生意识,让我在最危险的时刻,还能保持头脑清醒。最后,靠着耳朵,我找到了路旁的排水沟,躲进了废弃的大铁管里面,这才躲过一劫!

走长征路最难。好几次,因身体原因和意外,差点我就半途而废了。幸亏,沿路的人给了我很多温暖和帮助。

(珍贵的五十元)

今年3月,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县城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我遇到一个中年男人。

他卷发,面孔干瘪黝黑,骑着上个世纪就淘汰的老式破摩托车,身上的衣服也是烂的,浑身上下都透着惨和穷。

他看到了我,停下车来,翻遍了身上的口袋,居然奇迹般地翻出了一张五十元大钞和几张元角的零钱。他留下零钱,把五十元大钞塞给我。

我推辞不要,他硬塞到了我手中。然后启动油门,骑车转身离开。这是我见过的最帅的背影!

我不知道这个钱,他要赚多久,但这是他能拿出的最大的一张钱,给了一个素昧平生的过路者。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这个中滋味。

如果说这只是个人行为,那夹金山之夜的经历让我至今想起都深受震撼。

(夹金山)

今年6月,我在翻越夹金山时,恰好遇到四川雅安地震。凌晨四点钟,我被一阵急促的车流声惊醒。

当时我还以为遇到了鬼。白天艳阳高照时,这鸟飞不过的天险都看不到什么车,这天寒地冻的大半夜,怎么会有车队?这些车不要命了?

我拉开帐篷门一看,只见车头上挂着红旗,排队正从雪山顶上行驶下来。车离我近了,我才看清红旗上面写着四个字:抗震救灾。

原来,地震使夹金山那边的庐山县受灾严重,国道省道全断了。这支车队冒着危险,从夹金山山路过来,星夜驰援庐山县。

这山路九弯十八曲,大雾加冰雹,我徒步都觉得心惊肉跳。这些车却连夜赶路,这些车五花八门,一看就是民间自发的救援车队,应该是山崖那边天芦县的藏族兄弟。

(我在生火、煮饭)

到了中午,车队越来越多,甚至还有藏民开着手扶拖拉机也冲上山来了。什么是急危救难,什么是血脉相连,这就是了。

2年的徒步,有辛苦,有感动,更重要的是我收获了一种不滞于外物的心态。现在我对自己将来的路看得无比清晰。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用这种方式生活。我只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少年时,我的母亲常跟我说:“这是我和你爸用血汗赚来的钱,你要知道心痛。”我一直敷衍他们:“知道了。”

但是多年以来,其实我并不知道。直到我进了黑厂打工几个月,才真正知道了“血汗钱”是什么意思。

前段时间,我在平台上提取了一年的发文收入4000元,3700元钱我都汇给母亲。

要在以前,我赚了10万元,可能才会给母亲1000元。这点钱虽然不多,但可以让她不必担心,相信我有生存能力。

(转给母亲的钱)

有些东西,是难以用嘴巴教的。这些书本无法记载,温室无法培育,你要自己去生活中体验。

只有你迈开步子,头顶蓝天,脚踏黑土,感受春风吹拂在脸上,大雪刮痛在耳梢,你才能获得一种叫做真切的东西。

我想告诉大家,想做什么,就要下定决心去做。说一百次想一百次,不如实际行动一次。很多事情行动起来,真的不太难的。

现在,我不觉得还有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的。

(我行,故我在)

【口述:黎羽】

【编辑:虫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