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人们开始为徒步买单

2023-05-16 07:44:09 896

摘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徒步山野。中国旅游研究院和马蜂窝旅游联合发布的报告《中国体育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2021)》显示,2021年在游客参与较多的活动类型方面,徒步登山成为参与游客最多的体育活动,占比17%。今年京东“双11”预售期,户外装备预售...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徒步山野。

中国旅游研究院和马蜂窝旅游联合发布的报告《中国体育旅游消费大数据报告(2021)》显示,2021年在游客参与较多的活动类型方面,徒步登山成为参与游客最多的体育活动,占比17%。今年京东“双11”预售期,户外装备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244%;天猫发布的消费趋势显示,“双11”开门红的首小时内,平台的登山装备同比增长81.2%。但在另一端,户外徒步俱乐部却不像装备市场一样热火朝天。

脚上的鞋和脚下的路

看美景、逃离城市、寻找自我,这些场景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徒步这场和自然的对话。而迈开脚步需要脚上的鞋和脚下的路。

小红书上关于“徒步”有超过185万条帖子,装备和路线是被分享的主要内容,也是徒步市场的核心产品。根据路线和目的地不同,徒步可以分为城郊徒步和户外徒步。前者风险小,后者多和登山相结合,危险系数相对较高,对专业装备和团队的要求较高,也是人们为徒步消费的主要场景。

998元的萨拉蒙徒步鞋是张天晴购入的第一件徒步专业装备,2020年至今,随着徒步路线难度的升级,她为徒步花费了数万元。大部分用于购置装备,包括徒步鞋、背包、睡袋、登山杖、头灯、雪套、速干衣、冲锋衣等。另一部分则用于支付户外徒步俱乐部的活动费和交通费。

张天晴的徒步装备

李双吉今年7月开始徒步,一个人用18天走完了格聂群山大环线。户外天气变化莫测,中间爬到海拔5278米的哈日垭口时下了很大的雪,可以没过大半条腿。爬过垭口的第二天,李双吉出现了雪盲症状,怕光、流泪、视物模糊。同时因为部分脸部皮肤暴露在外被严重晒伤,中途还出现了轻度失温的状况。“走一些比较危险的路线时,我会跟专业户外徒步俱乐部,因为它能确保你的安全。”袁舒月说。

头豹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体育旅游行业产业链主要包括场景及装备、服务及商品、消费市场这三大部分,其中服务及商品板块的旅行社和俱乐部是行业发展的重要参与主体,是体育旅游服务的中枢和纽带。

最早的户外徒步爱好者,他们的目的是花最少的钱走最远的路,会比负重重量和行进速度。这种类似于高山攀登、重装徒步等经典的户外玩法,受众群体小,也难以刺激行业发展。当户外徒步逐渐走入大众视野时,消费人群和需求的变化为户外徒步俱乐部提供了商业化的土壤。

吕家沱2012年开始带商业徒步团队,2013年创立流浪的风户外旅行俱乐部。他探出了一条徒步扎尕那卡车沟的路线,2012年国庆开始尝试把这条路线变成每团30人的商业路线。

作为一条全新路线,当时的后勤保障并不完善,需要徒步者全程重装前行。对吕家沱而言,负责30人、7天的重装徒步,风险很大:重装对徒步者的体能要求较高,出现高反的概率增加;人数多、体能差距大,调和行进速度、确保整队人安全的成本也大大提高。“心累,风险高,却没什么盈利。”那个国庆,去除所有成本,他一共赚了一万元。

到了2014年,吕家沱和当地村庄达成合作,村庄提供用来驼行李的马帮以及类似搭帐篷、烧热水等简单的后勤服务,团队支付给村庄相应酬劳。有了当地的接应,重装线变成了轻装线,徒步者更安全舒适、团队承担风险的压力也小了。

后来这条线的价格逐步提高到3980元/人,人数也精简到20人以内,但前来咨询和报名的人数反增不减。吕家沱意识到,新入场的徒步者开始愿意为安全和服务买单。

现在多数户外徒步俱乐部在推出路线产品时多强调两部分内容,一是领队的户外经验和专业证书,这是专业技能的保证;二是突出能够提供的服务,包括精品小团、轻装徒步、奢享营地、户外电影等关键词。正如袁舒月所言,“如果可以走得更舒服,我愿意花更多钱。”

某路线产品的介绍

暂未抵达的远方

2017年上海媒体报道显示,上海户外俱乐部有2000家。现在,在天眼查上以“上海户外俱乐部”作为关键词搜索,已经有40136条数据。但俱乐部数量的增加并不意味着户外徒步俱乐部的火热。对户外徒步俱乐部而言,由于疫情等现实原因,咨询人数和实际参与人数不成正比,吕家沱坦言“现在靠散客很难盈利”。户外徒步俱乐部想要抵达“远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是入行门槛低,从业主体资质不一。作为一种风险性活动,保证徒步者的安全是俱乐部的立足之本。但和现在天眼查上逾4万家的上海户外俱乐部相比,中国登山协会在2021年7月发布的登山户外运动机构注册名单中,只有19家上海公司,评级在A及以上的只有12家。

其次是规范化的管理体制暂未建立。吕家沱表示,由于有的户外徒步目的地并非景区,因此不在旅游局的管辖范围内;又不同于纯粹的体育运动,涉及到食宿、交通等问题,也难以被纳入体育局的管理目录中。户外和旅行的重叠本是户外徒步俱乐部区别于其它机构的亮点,却也因此陷入“三不管”的尴尬境地。

此外,作为商业主体,户外徒步俱乐部的议价能力体现在路线开发和提供的服务上。徒步者往往先有意向路线,再按图索骥找到负责这条路线的团队。但是开发一条兼具美景与普适性的新路线并不容易,互联网让路线信息变得透明,这给了徒步者货比三家的消费环境,也让独家路线越来越难存在。同时户外徒步的目的地多为高山草甸,出逃城市、远离现代化的同时也意味着消费场景较为单一,除了作为专业装备的主要消费品外,户外徒步俱乐部难以完成消费场景的扩充,能发展的服务种类有限。

不过近日国家体育总局、自然资源部、文化和旅游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户外运动产业发展规划(2022-2025年)》显示,将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拓宽“两山”理念转化路径,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持续激发户外运动市场活力,持续释放户外运动消费潜力。这一政策无疑利好包括徒步在内的户外行业。

徒步爱好者在藏东南他念他翁

当参加徒步的人群不再只是过去的专业玩家,想要留住新客群,“轻户外”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格致探游主页展示的8条线路中只有3条要求有高原运动经验,其余仅要求“无高海拔不适疾病(心脏、循环、呼吸等系统疾病)”。吕家沱在未来也会将发展重心放在“轻户外”路线上,保证服务质量的同时,想做“所有人都可以去的路线”。

对未来,吕家沱仍有信心,“毕竟爱玩是人的天性”,诗和远方也总会有未来。

栏目主编: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来源:作者:刘惠宇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