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947年一位敌人军官徒步进入解放区,张口说道:我是902号情报员

2022-09-30 22:33:20 511

摘要:“同志,你们不用紧张,我没有武器。先带我到你们连部去,我有话说!”1947年10月,在位于辽东半岛的南满解放区外围,几个正在巡逻的解放军战士突然发现了一个浑身是泥的人。此人走路跌跌撞撞,一瘸一拐,样子十分狼狈。但是他身上穿的,却是国民党的校...

同志,你们不用紧张,我没有武器。先带我到你们连部去,我有话说!

1947年10月,在位于辽东半岛的南满解放区外围,几个正在巡逻的解放军战士突然发现了一个浑身是泥的人。此人走路跌跌撞撞,一瘸一拐,样子十分狼狈。但是他身上穿的,却是国民党的校级军官服!战士们立刻让他举起双手原地不动,他照办后,突然哭了,对着战士们说出了上面那句话。


战士们虽然面面相觑,但还是把他带回了连部。在见到解放军的连长之后,此人非常郑重地说道:“我不是敌人,请帮我向上核实,我是地下党902号情报员。我希望军分区首长能来见我!”连长一听,这已经涉及到隐秘战线了,便立刻开始上报。几天之后,辽东分区军区政委陈云和司令官肖劲光便亲自赶来了。他们握住这个人的手,兴奋地说:“902同志,你可回来了!”大家相视大笑,其乐融融。

那么,这个902号情报员是谁?为何会穿着敌人校官的军服,一身泥水地出现在解放区附近呢?这个902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一个决定了中国东北命运的人,他真正的名字叫赵炜!

初出茅庐

1919年的农历九月,赵炜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他的童年称不上幸福,在很小的年纪便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父母不想他也一辈子务农,便拼命工作供他上学。赵炜的天资不错,学习也刻苦,在班里的成绩名列前茅。但是由于经济原因,他的学习并不连贯。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赵炜一家在河北待不下去了,只能逃难去了南方。为了生活和学习,赵炜给人当学徒,靠卖力气挣钱,艰苦地生活着。到了1939年,他听到消息,黄埔军校桂林分校开始招生。为了能给自己找一条出人头地的路,他毅然报名参考。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赵炜成功考入军校,被分在第十六期十二总队的步科学习。

生活的磨砺,让赵炜获得了强悍的体魄!对比起同期入学的其他人,他的个子高,身体壮硕,相貌也端正。因此在10月份的开学典礼上,赵炜成了自己那一队的旗手!也在这一天,他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蒋介石发表了一通十分煽情的演讲,其中有一句话:“你们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们的兄弟姊妹就是我的兄弟姊妹!”这句话,还真的让在场的不少学员潸然泪下,其中也包括赵炜。

1940年秋天,赵炜毕业了。经过了一年的学习,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的身姿更加挺拔,言谈举止中透着一股军人的利落。他的脑子里,已经装满了各种军事知识。他的腰间,佩戴着蒋介石亲自赠与的“中正剑”。很快,他就作为一名优秀的军事人才,走上了抗日的战场。

赵炜的第一站,是第五战区的汤恩伯部下的13 军独立团。此时他已经是一名少尉见习官了,专门负责给部队训练新兵。在这里,他认识了不少国民党高级将领,其中就包括打响台儿庄战役的李宗仁。李宗仁很喜欢这个帅气的小伙子,两个人不但经常谈话,还多次合影。

见习期满后,赵炜正式成了部队中的一位排长。但是,由于抗战初期的几场大战都已经过去,战场陷入胶着,反而没有那么多的仗可打了。赵炜没机会上战场,也不想就这样混日子,于是便私自脱离13军,去陕西投奔一位一起上学的师长。

赵炜的行为,可以被视为“开小差”,在哪一支队伍中都不会被原谅。他的那位同学师长把他骂了一顿后,直接送回了13军。结果一来二去,赵炜的军籍给弄没了。不过,在遣送过程中,赵炜见到了自己的另一位同学朱建国。朱建国非常热情,把赵炜带回自己的家里居住。从此之后,朱建国天天早出晚归,反而是赵炜每天只能窝在家里。时间长了,他就开始翻看朱建国带回来的一些书籍。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朱建国可以安排的。

朱建国的职务,是参谋处绥靖组参谋。而这个所谓的“绥靖组”,其实就是蒋军内部专门对付共产党的。所以朱建国每次出任务,都会查抄回大量的进步书籍,比如说《大众哲学》、《论联合政府》等。赵炜无聊时翻看这些书,被里边的思想所征服。于是每天朱建国回家,赵炜总会拉着他畅谈革命道理和国家局势。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炜重回军界。他先是担任了国民党第五战区别动队上尉副大队长,不久后又调任了二十八集团军少校作战参谋。而朱建国不久之后,转入第十一战区工作。两个人虽然分开了,但是仍然保持着书信联系。渐渐地赵炜有了一些感觉,这个朱建国不简单。在他表面的身份下面,肯定还有另一张面孔。

1945年,抗战胜利结束。赵炜先是在日侨战俘管理处干了一段时间,不久后又调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当少校参谋。他从上海出发,想要取道天津进入东北。结果在天津,赵炜再次见到了朱建国。两人进行了一番长谈,赵炜表示了对国民党的失望。而朱建国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便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一名资深的地下党!

听到这个消息,赵炜非但没有害怕,反倒兴奋莫名。两人的多次谈话,和那些进步书籍,早就让赵炜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他决定,为了自己真正的理想去拼一下。他告诉朱建国,自己也相当一名地下党,希望他能代为引荐。朱建国安排停当后,通知赵炜去北平去见自己的上级。

赵炜马不停蹄地出发了。他按照地址,敲响了北平石驸马大街89号的大门。和他见面的,是一个带着礼帽、穿着一件灰布棉衣的人。此人说自己的名字叫“石坚”,是代表情报部门负责人李克农而来的。他和赵炜谈了半个小时,赵炜表示,自己想要去延安。但是“石坚”不同意,他说:“你现在到延安是不可取的。即使你去了延安,正式参加我们的队伍,顶多也就是当一个营长。老实说,我们不缺这个级别的指挥员。我觉得,应该向朱建国学习,留在国民党军队内部,从事情报工作。这项工作的意义重大,作用也非常重大,我希望你能考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到西黔阳饭馆找我!”说完,“石坚”就走了。

第二天,赵炜如约而至,和“石坚”在一间单间里见面。赵炜表示,自己已经考虑好了,就留在国民党部队中搞情报工作了。“石坚”非常高兴,交待了他具体的工作方式,比如到了东北怎么工作、得到情报给什么人之类的。最后“石坚”说道:“干情报工作是非常危险的!和自己的上级,只能单线联系!还有就是一定要严格注意保密!哪怕是对自己的家人,也不能透露实情!这样,明天你到西城的一个澡堂子找我,我再让你看样东西。看完了,你再决定到底干不干!

第三天,两人又见面了。“石坚”拉着他进了一个澡堂的单间,然后一件件地脱掉了衣服。而衣服下面,是一块块触目惊心的伤疤!“石坚”指着伤疤说道:“这些伤疤,是有故事的。当初我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结果不小心被国民党特务逮捕了。在大牢里,他们用皮鞭打,拿烙铁烙。我那一趟,也是九死一生。如果你要当一个革命者,就必须要有气节,即便被抓了也绝不能出卖同志!如果你做得到,那你从现在起,就是我的同志了!

赵炜没有被“石坚”的一身伤痕吓到,反而是非常佩服他。于是从这天开始,赵炜正式成为了地下党的情报员。他的代号,就是902!

优秀特工

不久后,赵炜在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走马上任。他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编订东北国民党军的兵力驻地清单和各个部队的军事主官名册,还有绘制东北作战态势图!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都是我军最为渴望得到的绝密情报!赵炜每天白天将这些东西整理好,晚上回家再默写下来。不几天,整个东北地区敌人的军事布防情况,就把赵炜全部搞到手了!

1947年3月初,和赵炜联络的地下党终于来了。此人名叫袁泽,也是一位久经考验的隐秘战线战士。赵炜将他收集的资料,以及国民党军第四次进攻辽东的详细作战计划全部告诉给了袁泽,还特意给他画了一张战略示意图!然而袁泽看着这一堆东西犯了难,这些资料的体积太大了,他一个人要想拿走,很难不让人发现。于是他只带走了作战计划和示意图,其他的东西,只能先留下了。袁泽说,自己没想到赵炜的情报如此丰富。他回去之后,一定向上级请示,单独调拨一台电台过来!

一个月后,一对夫妇又敲响了赵炜的家门。他们就是沈秉权和吕淑兰夫妇,两人都是电台通讯方面的专家。他们是奉上级命令,专门来到沈阳帮赵炜传递情报的!几个人一商量,最后决定在赵炜的办公室附近租下一间房,每天就在这里发报。从这一天开始,敌人的兵力配置清单、部队调动等情报,都通过这部电台源源不断的传送到党中央!本来胶着的两军局势,开始想着有利于我军的方向转变!

不久之后,赵炜又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一举将东北的军事局面彻底扭转!

有一次,敌东北剿总司令杜聿明命令13军的89、54两个师,从赤峰调防到沈阳。赵炜在13军的司令部里,有一个当参谋的老同学。于是他就想着,和这位同学聊一聊,弄清敌人的具体布防情况。

当时,13军司令部的列车正停靠在沈阳南站,赵炜过去的时候,列车还未启动。那个当参谋的老同学看见他之后,非常高兴,拉着他就去车厢内叙旧。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声音弄得有些大,将第13军军长石觉给引了过来!石觉不由分说,就把赵炜给赶下了火车。当时不少人都看见了,赵炜和老同学都觉得十分难堪。

情报没弄到手,反而挨了一顿骂,赵炜的心里觉得有些憋屈。这个时候,他看了看地图,突发奇想,就在一张纸上起草了一分命令:

急电,石军长:你军车运至清原后火速急行军至新滨三源浦,迅速进入阵地,进行强攻,占领兰山制高点,不得有误!

赵炜之所以起草这份命令,是因为他知道,解放军的口袋阵已经在兰山附近展开了。兰山地势险要,三面环山,想要进攻只有仰攻一条路。如果13军真的去进攻,无疑就是羊入虎口,想要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

写好命令后,赵炜大大方方的将其交给作战科长、参谋处长以及参谋长赵家骧签字。国民党部队内部因循懈怠,大家都以为这份命令是其他高官发出来的,根本不加核验,就全部签字通过了。很快,命令便交由通讯部发给了13军。石觉也确实是位莽汉,不疑有他,直接带着部队硬闯兰山!其结果可想而知,13军遭遇重创后,不得不后撤逃窜。这一下,杜聿明本来布置好的战略被彻底打乱,整场战役遭遇了惨败!经此一役,杜聿明颜面扫地,我军在东北大地上取得了战略主动权!

此事之后,蒋介石将杜聿明叫到南京,大骂他指挥不力!杜聿明灰溜溜的回到东北,立刻开始调查给13军的这份命令到底是谁的主意。很快,他就发现赵炜是命令的起草人。但是,起草人不代表动议者,这份命令上有作战科长、参谋处长、参谋长的签字,真要查起来谁也逃不脱干系。这些人又各有各的背景,想动谁都难。最后,此事只能不了了之,赵炜也随之摆脱了险境。

1947年6月,第三次四平战役打响。赵炜和沈秉权等同志通力合作,将敌人的兵力部署,全部汇报给了党中央。后来他又以身犯险,亲自前往开原前线收集敌军的情报!在他的努力下,敌人的前线情况已经尽在我军眼底。这样的仗,打起来几乎没有悬念。战役胜利后,党中央领导人非常肯定赵炜的工作,给了他“居功至伟”的四字评语,这让那些工作中隐秘战线上的同志们备受鼓舞!

逃离虎穴

就在地下工作风生水起的时候,危险却猛然间降临!

1947年9月27日,赵炜带着情报前往沈秉权的出租房。可是刚转进院子的大门,他就感觉不对劲了。原来,本来拴在窗帘上的一个小物件不见了,这正是同志们之前商量好的示警暗号!赵炜赶紧离开了院子,装作是一个过路的,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这一夜,他忐忑难眠,心里想着,是不是沈秉权被捕了?如果是的话,自己要不要做什么准备?

第二天一早,仍然没有什么动静。赵炜决定,像往常一样准时上班,看看有什么情况。结果连续几天下了,他除了和沈秉权失去了联系之外,其他一切正常!

赵炜非常担心战友的安全,但是又只能干坐着无可奈何。终于在几天之后,另一位地下党员姚义找到了他,告诉他沈秉权被捕了!不过,沈秉权在监狱中表现得很勇敢,任凭敌人如何严刑拷打,他始终一言不发,更没有供出赵炜来!赵炜一听,更加担心这位老战友了。

然而姚义的下一句话,把赵炜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敌人在老沈那里,除了启获了电台之外,还搜到了一张手绘的军事地图!

这句话在赵炜听来,简直如同晴天霹雳!他小声说道:“这张地图是我画的!我会不会暴露?需不需要撤离?

姚义想了一下,说道:“现在情况还不明朗,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你此时逃跑,就会让敌人觉得你是做贼心虚。如果真的老沈那边出事了,我们会立刻安排你撤离的。

接下来的几天,赵炜只能暂时安下心来,继续工作。但是在每一天他都有感觉,危险正一步一步接近!但是既然党要他坚守下来,他就必须要顶住!他知道,如果他擅自撤退,敌人追查下来,会有更多的同志遭殃。

但是真要说不走,却又谈何容易?一旦敌人发现什么新线索,自己随时会被捕。有一天,如同鬼使神差一般,赵炜走进照相馆,照了一张标准照!他想着,如果真有不测,这张照片就当做自己的遗像!

时间一天天过去,赵炜始终没有察觉敌人有要动他的苗头。看来,这次的危机是过去了。也就在此时,赵炜接到陈诚的命令:秘密前往北京,向蒋介石汇报“东北重点防御计划”。

赵炜接令之后,非常高兴。在上次和姚义对话后,他几乎就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如今去北平,正好可以接续关系,为下一步的工作做准备。可是没想到刚到北京,就听说了北平秘密电台被破坏、大量地下党被捕的消息。他再仔细一了解,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引领他走上隐秘战线的领路人“石坚”,也就是著名的王石坚被捕了!王石坚是整个北方地下党的枢纽人物,一身担负着西安到北京的几十条情报线路!他这次被捕后,居然很快就叛变了,将所有的情报网络和盘托出!如今,西安的情报工作已经陷入瘫痪,北平的情况也差不多。就连赵炜的老同学朱建国,如今也是身陷囹圄了!

赵炜想到,自己和王石坚熟识,他既然供出了其他人,恐怕自己也难以独存。但是,他仍然牢记着党组织让自己“不要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的要求,于是决定冒险回沈阳一探究竟!

多年的地下工作经验,让赵炜格外谨慎。他回到沈阳后,既没有上班也没有回家,而是想去自己的未婚妻家躲几天。如果真要是出事了,自己也能带着未婚妻一起走。可没想到事有凑巧,未婚妻去上班了。赵炜无奈,只得先给单位挂一个电话,探一下口风。

电话要通了,接电话的是一个姓卢的科长。这位科长和赵炜不熟,说话也很不客气,上来就询问他的具体位置,然后又让他赶紧回来上班!赵炜给了对方一个错误的地址,然后就放下了电话。此刻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自己已经暴露了!现在离开已经是唯一的机会了!于是他连行李也没收拾,衣服也没换,穿着国民党的军官服就出了沈阳城的小南门!

小南门往外不太远,就是解放军的辽南军区了。但是这里有一条唯一的进出要道,就是浑河大桥。赵炜认为,自己既然已经暴露,直接走桥上恐怕不太安全。于是他沿着河边走,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下水泅渡!此时已经是东北的秋天,寒风萧瑟,冰冷刺骨。但是赵炜顾不上别的,只想逃离魔爪,奔向光明!

好不容易到了河对岸,赵炜在上岸的时候摔了一跤,弄了满身的泥水。但是这些眼下都是小事,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迈开两条腿,就向着解放区步行前进!这一路的艰辛,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这一切,都在见到解放军巡逻兵的时候,化作了滚滚的热泪!紧接着,就发生了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经过了解放军领导的调查,赵炜的身份得到了确认。从此以后,他总算是脱掉了国民党的军装,穿上了解放军的衣服,再也不用过躲躲闪闪的日子了!新中国建立之后,赵炜继续在情报机关工作,直至1981年离休。离休后,他仍然不肯休息,开始不停地去往学校和企业,给自己的后辈们讲述革命的故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