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峨眉山,没有泼猴,不宜全程徒步

2022-09-06 20:10:38 706

摘要:想法的执行宜早不宜迟,于是果断在软件下单,订购一张前往峨眉山的车票,一个人背包出发,没有详细计划。下了高铁,直接花费20元乘车来到五显岗,时间大概8点左右,这里便是我这次爬山的起始站。早就听说过峨眉山猴子的“威名”,所以在旁边商店买了一根称...

想法的执行宜早不宜迟,于是果断在软件下单,订购一张前往峨眉山的车票,一个人背包出发,没有详细计划。

下了高铁,直接花费20元乘车来到五显岗,时间大概8点左右,这里便是我这次爬山的起始站。

早就听说过峨眉山猴子的“威名”,所以在旁边商店买了一根称作“打猴棒”的竹竿,后来没有发挥打猴的作用但却成了我的救命拐杖。

步行不远就是检票口,得益于川渝人的身份享受半折的全票优惠。

从峨眉山爬山一般分为两天路线,一是从报国寺出发走九十九道拐,二是往万年寺直上。谨慎起见,我上山选了第二条。

从五显岗出发往上就是清音阁,这一段路往里走不乏摆摊的商贩,而越往里走会看到一开始的打猴棍从五元降到了三元。

途经玩水的清凉小滩,充满着自由愉快的玩水人。

这里也有不少出力气的滑杆人,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网上舆论的影响,坐的人很少,不过也有。一家人带了两个小孩子,让两个小孩坐了一个两人抬的滑杆,目测两个孩子不超过五十来斤,所以滑杆师傅抬得很轻松。

而到了清音阁往上,拾阶而上,再拾阶而上,阶梯在拐弯后轮回。在峨眉山,最不缺的就是一轮又一轮的台阶,让人充满“希望”。

上山需要配备纸巾,在这次爬山中我深刻体会到了古人所创的“汗如雨下”的传神。

日头当空,山下的风吝啬地不肯露面。路途中看见一位大哥直接甩着光裸的上身向上走,不久后看见此人直接拿衣服当汗巾擦汗。

有一段路散发着异味,是一堆堆的粪便,而再往上走就揭示了它们的来源。

一队队的马匹排队向窄小的石阶向下走,将石阶踏出月形的痕迹。马蹄踏在阶梯上令人令人触目惊心。

有一匹马倔强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碰到了我们这群站到一边上山的人,而最后一匹马即使下山时仍然负重,有一个人坐在上面,看着马向下走,让人感到沉望深渊的害怕。

除了寺庙,到平坦开阔的地方,有休息补充的小店,一般都会放上长条凳子供行人休息。每每看到新的人就会招呼买水,吃冰粉和饮食。

徒步上山已经不易,而遇见虔诚的朝圣者则只剩下满满的敬佩。

她们一步一磕头,在长长的阶梯上,静默却有声。而最早我看见的那一位在我第二天下山时看见她在距离华严顶几个阶梯的地方登上一阶一叩拜。

走过万年寺,有一段水泥路,坐落着一家民营的餐馆,我顺着水泥路向这家餐馆后面前行,奇怪地看见里面有一位女士推门出来,然后她向我喊:“妹妹,爬金顶要往我们前面上去。

瞬间停住脚步,连忙感谢,然后往回走,实在是个热心好人!

峨眉山的寺庙内很安静,提供热水,如果赶巧还能吃上斋饭。据说如果不小心扭伤,有师傅还能提供药油治疗。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华严顶,这里有两只狗,一条白一条黑。白的那只十分灵秀,它那时站在庙门口,注视着上山的人,尾巴轻轻摇动。佛门的庄重与尘世的生灵汇集在一处,画面动人。

就在我拿出手机打算记录下的那一刻,它回头进来寺庙。当所有人都进去后它又进去了更里面的屋子,由于里面有人,所以我也不再执着给它照一张相。

黑色那条狗在庙后的一处空地右手处,排斥着人类的热情,会用吠叫来阻止人的靠近。

爬山的时候,世界上会看到一种肥润的大软虫,死死地粘在地面上。行走时注意躲着丝线垂下的或青或红的小虫,不要踩中脚边飞舞的蝴蝶,艰难行动的长长蚯蚓。

不知道是不是山中气候的原因,这里的一些蝴蝶也大不少,蚯蚓也一样。

直到抵达雷洞坪,路上没有看见一只猴子,也避免了一场人猴搏斗,可喜可贺!

抵达雷洞坪,这里非常热闹,一座寺庙可以住宿用素食。我不打算停留,继续往上。

在零公里在往上走终于看见了峨眉山的猴子。几只大猴子,一个猴子母亲抱着自己还不能行走的小猴子,还有只怕人不停往网后躲的小猴子。

经过时顺手拍了几张相片,但慑于他们的威名不敢太近。有几名男士倒是不怕,很想去看那只网外的小猴子,不断靠近,吓得它不停往后退。

继续往前,几只大猴子在凶猛地咬着地上的矿泉水瓶,里面还有水,大概也被热到口渴,急切地想要喝水。

但没有看到野蛮的抢夺事件发生,难道它们变得温顺了?

在路上却听见有人说,可能因为之前枪毙过猴子,让它们老实了;也可能因为野蛮的猴子还没“上班”。

峨眉山的松鼠不少,有时候可能在树丛中窜动,有时候在树干上游走,它们绝大多数很怕人,会一溜烟往远处跑走不让人有接近它们的机会。

从金顶下山时倒叫我好运拍到了一只,小小的,不会那么容易受惊。


事实证明,出门游玩还是得有完善的预定。为了第二天能一早看见日出,选择最近的住宿很重要。

第一天爬到下午六点十多分抵达坐索道上金顶的最后一座庙,本来想在这里登记住宿,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见到登记的人出现。于是决定继续往上走,打算在太子坪住下。

太子坪比起其他寺庙,确实简陋不少,却透着大隐隐于市的朴实与沉静,充满人情与佛意。距离金顶大概三十来分钟路程。

这座庙不大,所以容纳住宿的人数不多,但房间都是独立的床,并且是一间间的房租。

由于在之前预计住宿的地点耽搁了一段时间,上到太子坪已经七点过。而不幸的是,这里已经完全客满。

太子坪的住宿需要电话预约,但不要太提前,可能师傅会忘记。巧合的是在之前我搜到的那个号码一直打不通,又认为上去这里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就打算登上去再定房也不迟。而这一决定让我差点只能彻夜在夜里吹冷风。

在寺院吃完斋饭不死心再三确认,寺庙没有住宿了,而这周围也没有了住宿,有人说,就连金顶1000多元的住宿也被全部预定。

本计划如果太子坪没有住宿那么我就洒脱掉头回去看下面是否还有,可是站在那里吹着冷风时却拿不定主意:一开始就没有看到住宿登记人的寺庙真的还能住吗?难道要下去到雷动坪看看?不会这一晚上都瑟瑟发抖地到处找住宿的地方吧?

想想就觉得悲惨!

然而相同遭遇的人不少,大家都愁眉苦脸坐在风中,有的人拿手机搜索有没有漏网之宿。

走投无路之下我再次去询问,依旧得到了否定回答,于是退一步询问是否可以租大衣,几乎破罐子破摔地打定主意直接就穿厚点在寺外坐到凌晨然后再上金顶。

这时路过的一位师傅向前去洗漱的女生提议是否可以让我挤一挤,她们很乐意,但最终我在碰巧同桌一起吃斋饭的那一家人那里得到一个床位,后来还与他们结伴一起上金顶看日出。

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如沐春之水,这一路上我看到了虔诚,看到了鼓励,看到了伸出援助之手的很多笑脸。在这秀丽山林之中,吞吐云雾,也坐怀锦绣,还流淌着脉脉人情

第二天早上5点,同住的姐姐受不了起床。木质结构的房屋不隔音,晚上有人说话,走路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而在四点时就有人从山下兴奋地样金顶走,这之后陆陆续续有动静。

收拾好出发时五点左右,我担心可能上去金顶很冷,然而走路过程中却热得冒汗,上去金顶不到6点。

此时只能看到漫天霞光,在夜色下如彩绸粉笔画,洒在天边。此时天上还有星星,月亮,共同被卷入这副图中。

金顶有不少人裹着睡袍出来吃饭,等待日出,风吹起来不算太冷,只是手有点木,问题不大,所以我没有选择租大衣。

日出的时间六点左右才开始,在这之前一直沉在云团中,晕染出秾丽的色彩。

许多人想录下日出的全过程,可手都举得酸累还没见太阳冒头。而不多时有人飞起了无人机,打算见证即将到来的壮丽景色。

每一次变化都让等待的人发出惊呼,感叹自己的手机不如相机能拍出效果。有的人干脆决定用眼睛留下这美丽。

#夏日生活打卡季#

终于,太阳露出了头,再到半个身子,手机照出来像颗红色的果实,与人眼看到的有些差距,却不妨碍它的美丽。

而当它真正照耀出光亮,突破身前的遮挡,这锋芒便不可阻挡,愈来愈亮,愈来愈强。

日月悬空,晨星相伴。这一过程从开始到结束很短,却也很值得。

早上七点多,往山下走,在之前我认为这不算太难,可我高估自己。因为嫌弃索道走的距离太短,认为即使徒步走下去也没有大问题,并不知天高地厚地估计下山最多需要五个小时左右,于是说走就走。还自信地订了下午四点多的动车票,这就推着我的脚步必须加快,促成我之后的悲剧。

在走到三分之一时还可以谈笑风生,走到三分之二笑容勉强,最后三分之一双腿颤颤,一不小心就有跌倒的风险。腿不知是酸是软还是痛,总之越往后越仰仗那根竹杆,还有碰巧一起行走的一位朋友。

为了赶上车一路赶路,后面眼见无望16点之前下山,于是在已经没票的情况下改签,好在后面抢到了最后一班车19点36的车票。

而幸运的是,即使已经强弩之末,还是在18点之前几分钟抵达万年寺。不能再指望我能继续往下走,痛快地在万年寺买了索道票和抵达动车站的票。

最终在下动车后艰难地磨回了住处,而曾经短短不到10分钟的路程我走了近一个小时。

不出所料,第二天我腿废在家,肩疼,背疼,腿疼,脚疼。脚肚子跟僵尸一样挺直难以弯曲,走路扶墙弯腰状胜80岁的老人。

爬山须谨慎,且爬且珍惜。这一天,我知道自己,老了,凡事,要量力而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